头发会大把的掉,科学家找出“元凶”却更加苦恼,这是为什么?

浏览:1173   发布时间: 08月27日

以前,人们总会对着镜子观察眼角细细的鱼尾纹,将岁月比喻成为无情的“雕刻师”,它手中的刀具不知道吓坏了俊男靓女,而现在步入法治社会以后,岁月也收起了管制刀具,拍拍刚刚步入社会的青年肩膀,“我手里有瓶脱毛膏,效果非常好。”

饱受脱发困扰的古人

掉头发一直以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被尊称为西方医学之父,他率先将医学从占卜等巫术中分离出来,并为后人留下了众多以他名字命名的传世之宝,比如固定骨骼用的希波克拉底长凳,手术用的希波克拉底工具,以及一个鲜有人知道“希波克拉底花环”,这个花环有个非常熟悉的俗称——“地中海发型”。

在我国历史上,无数文人骚客留下了对头发的苦恼,陆游曾忧愁地写下“脱发纷满梳,衰顔不堪照”,杜甫也曾感慨过“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可见掉头发这件事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问题。

特殊的头发

在了解为什么头发会掉之前,我们必须要了解自己的头发,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毛发对于动物而言,除了重要的保温和保护皮肤之外,和环境融为一体的保护色和吸引雌性的复杂纹路,关系着可是性命和比性命更重要的后代繁衍,所以对于动物来说毛发身上的毛发具有显著地生存意义。

如果按照这样的进化方向来看,人类就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保护层褪掉,但是事实上人类是唯一一种赤裸的灵长类动物,诸多关于褪去体毛的论证都只是基于猜测,因为毛发不同于牙齿骨骼,并不会给几万年后的后代们留下解密的答案。

有一种比较有说服力的猜测是,当初人类在学会直立行走后,开始用并不快的双腿跑去追杀四条腿逃命的猎物,但是动物极少有擅长长途奔袭的,即便是凶猛的猎豹狮子,也只是短跑选手,它们身体厚厚的毛发和蹩脚的散热机制,会让身体快速积蓄巨大的热量,而人类边跑边流汗,能直接把猎物追到抽筋“中暑”。

人类的头发虽然很少,但是结构复杂程度不输任何动物,人类可以留一头十多米的长发,但自然界那些长满毛的动物可没这个本事。

头发的一生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生长期,毛囊会将血液运来的各种原材料加工成头发,一根头发的生长期可能要持续几年甚至几十年。

但是突然有一天血液好像接到了“投诉电话”,开始缩水甚至断供头发生长所需的原材料,此时毛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原材料也只能开源节流,头发生长的越来越慢,这就是第二阶段退行期。

等到头发完全停止生长时,此时就是第三阶段休止期,没了原材料供应,毛囊开始切断生产线准备转型,头发与毛囊连接处开始枯萎,等到头发脱落,毛囊就开始酝酿新的生产周期。

科学家的发现与苦恼

正常情况下,头发一直会有脱落,毛囊也一直在循环,头发的更迭总会保持一个相对平衡的总量。

那不正常的情况呢?科学家研究出雄性激素的异常升高会直接导致的头发脱落,而一种称作二氢睾酮的雄性激素显著影响头发的生长,这种物质会直接进入毛囊的细胞核中,阻止毛发生长的基因表达,导致毛囊萎缩头发脱落。

而坏消息是虽然知道睾酮和5α还原酶结合产生二氢睾酮,但科学家并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二氢睾酮突然增多。

至于头顶的头发为什么会比四周的头发掉得更快,其中一个相对靠谱的推测是因为四周头发的毛囊对于二氢睾酮更具有耐受性,所以一般毛囊移植到头顶后就不会继续脱发,至于真正的原因还未知。

而更让科学家头疼的是,在女性身上所有的关于头发异常脱落的论证又会被全部推翻。

一直认为头发异常脱落是雄性激素引起的,但女性体内并没有这么高的雄性激素,依然会出现脱发,而且还是那种无差别脱发,不仅头顶,连四周的头发也会同步掉落,因此科学家只能猜测男女之间的脱发机制不相同。

主营产品:其他工业化学品,陶瓷用助剂,抑菌防霉剂,抗菌、防臭剂,其他合成材料助剂,抗菌剂